宠兔

【One Day】七夕

*前方一堆崽子出没~

(生子梗注意避雷

别问怎么生的,问就是咕咕)

*科普:日本七夕并不是情人节,而是祈愿节,同时还是孩子们的节日。

*一家三口预警:

冢不二+手冢国助(男,长相手冢,性格不二)

真幸+幸村弦太郎(男,长相和性格偏向幸村,一旦崩坏,就是真甜附体)

忍迹+迹部景侑(男,长相迹部,性格忍足,哭包幼体大爷。都是装的,别信!)

凤宍+凤樱亮子(女,白发长发4413,凤式大眼萌,性格凤)

日岳+向日吉(女,长相岳人,性格日吉,水母头,女王气质)

柳生仁+柳生雅士(女,长相性格偏向狐狸,但认真时跟柳生一样不苟言笑)

切柳+柳莲也(男,长相柳,性格海带,跟幼体柳一样,虽然性别男却很像女孩子)

*名字瞎扯的,我知道我取名废_(:з」∠)_

背景交代完毕,没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

 

 

【手冢国助】

爸比说今天是七夕,在诗笺上写下愿望,然后挂在庭院里的竹枝上,愿望就会实现。

于是我在纸签上写了“请给我一只熊熊玩偶”。

果然,下午午觉睡醒后,爹地背了好大一只熊玩偶回家,我欢欣鼓舞地扑了上去!!!

然后!爹地随手塞给我一只小小熊公仔就把大熊熊送给了爸比!

我:……

我:虽然愿望勉强实现了但是一点也不开心是怎么回事……

 

 

【幸村弦太郎】

今儿七夕,我和父上母上围在桌边DIY纸灯笼装饰。

只是稍微松懈,滑韧的竹条就咻的一下在手指上划了个口子,那血花汩汩的我都懵了,结果父上大人一点也不心疼我,看也不看就说:“男子汉大丈夫,那点小伤算什么,自己去拿药箱包扎。”

没过多久,母上大人跟我一样同款手滑,被竹条抽了一下手背,瞬间,父上大人扑了过去,对,就是扑,他小心翼翼地握住母上大人只是红肿了一点点的手,各种嘘寒问暖的同时把这周的家务都推给了弱小可怜无助还要吃狗粮的我……

双标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我抓起一个半成品灯笼——不敢摔,只好继续编竹条,内心感慨父爱如山体滑坡:Kya!!!弦一郎你个大猪蹄子!!!

 

 

【迹部景侑】

今天七夕,现在凌晨,本小爷熬着夜,跟我家大爷死扛:“我不管!别人家的小朋友都跟爸爸妈妈出去玩了,我也要有人陪!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睡了!”

“听着迹部景侑,你威胁本大爷是没用的——”

“呜呜呜呜呜呜Daddy你不爱我了嘤嘤嘤இдஇ”

“行行行本大爷这就把会议推迟,别哭了!” Daddy捏了捏我的包子脸,“真是败给你了,跟那家伙学的吧,啊嗯?”

我乖乖盖上小被子:“哼,人家比忍足阿爸可爱多了!”

Daddy 扭头切了一声,笑道:“你俩都是笨蛋,晚安。”

“晚安~”

结果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打包快递到了爷爷家??!

女仆交给我一张纸条,是阿爸的字迹:我和小景去逛七夕庙会了,勿念。

我(╯‵□′)╯︵┻━┻:喵喵喵喵喵?亲爹???我还是不是你们最可爱的小小景了??!

 

 

【凤樱亮子】

七夕的街道彩纸飘飘,一串串纸鹊和灯笼悬挂半空,就跟课本上讲的喜鹊搭桥一样。

热闹喧嚣的庙会,琳琅满目的礼品,爹爹说看上了什么就买。

于是我指了指那个特别漂亮的樱花头饰,就见爸比愉快地付了钱,然后把头饰给爹爹戴上了,两眼BlingBling地夸爹爹好看,爹爹红着脸试图摘下头饰,被爸比摁住了,紧接着俩人手牵手继续往前走——

徒留我伫立在原地:说吧,我是哭一声还是哭两声◉‿◉

 

 

【向日吉】

我,向日吉,这辈子,最讨厌,逛街!

但是,我爸,非要,逛街!

我爹,还特么,是个,妻奴!

于是,不提,也罢……

一手棉花糖一手冰淇淋的爸指了指商店,问我要不要买个玩具。

我指了指路边的DIY人偶作坊,说我要玩那个。

虽然我在道馆摔人很溜,但是制作人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半小时后,我爸去了对面的甜品屋,我跟我爹继续与人偶死磕。

历经三个小时,我们成功还原了“鬼娃娃花子”的传说!

我爸直接跟我爹打了一架,无比嫌弃地问“你是不是审美有问题!”

结果我爹义正言辞地怼了回去:“我要是审美有问题怎么会看上你!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就算女儿把人偶做的再丑,你也不能怀疑我对你的心意啊!”

我和花子同款表情:这锅推的好棒棒,我要不要给你鼓鼓掌?

最后我爸一脸傲娇别扭地收下了“我爹”做的“人偶”。

我:呵,男人◉‿◉

 

 

【柳生雅士】

七夕,又称七巧节,顾名思义,就是祈求拥有一双巧手。

我的爸爸超级心灵手巧,会做针织玩偶(都送我父亲了),会织毛衣织围巾织袜子(都送我父亲了),还亲手缝纫了一套西装——当然是送我父亲了!

但是他现在在做可爱的小裙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比我大上一些……

柳生家的女儿热泪盈眶并且有话要说:“谢谢爸爸!爸爸辛苦了!这件裙子我一定好好珍藏!等我长大了再穿!”

爸爸歪头:“puri,这裙子又不是给你的。”

我:“???难道又是给父亲的?”

爸爸撇撇嘴:“不,是我穿给你那个混蛋父亲看的!”

我起身离家出走:再见,是我不配活在这个家◉‿◉

 

 

【柳莲也】

我一边啃点心一边随口问问:“阿爸,为什么七夕节吃粘米点心不吃烤肉呢?”

阿爸张口就是一篇胡扯,还一脸信誓旦旦,“吃这个粘米点心是有讲究的,一来是担心鹊桥不结实,为了保障牛郎织女的交通安全,就要弄些黏的东西来把鹊桥粘牢,二来呢,牛郎织女好久不见,难免有些情不自禁的情节,喜鹊们看到了不免乱说,为了避免影响安定团结,也要弄些粘的东西,把鸟儿的嘴巴粘起来。”

“哦,不过,什么是情不自禁的情节啊?”

“这个——”阿爸抓了抓海藻头,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捞过一旁看书的阿妈,啃完嘴巴啃脖子,试图扒衣服却因为阿妈的拼命挣扎,尚未成功,还在努力……

我生无可恋地抓起一把粘米点心往脸上一拍!

真的,糊眼睛比粘嘴巴的效果好!

 

 

*心疼这些崽子们哈哈哈哈哈o(*≧▽≦)ツ┏━┓拍桌狂笑

评论(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