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兔

【One Day】禁忌之词

*想象了下双美人喊老公的情景……

脑洞与OOC根本停不下来!!!

*CP预警:冢不二,真幸,忍迹,凤宍,日岳,亚千,82

(以上人员均被作者祸害◉‿◉)


 

【不二:谁规定撩了就要负责?◉‿◉】

“哟不二君,来给手冢律师送夜宵?”

“嗯,值夜辛苦了,来,也有你的哦。”

“啊啊啊您是天使吗谢谢!手冢君在档案室找材料,我就不过去打扰啦!”

不二保持着礼貌又不失问号的微笑:打扰……我和国光又不会做什么。

柜架林立的档案室里,所有的白炽灯都亮着,却依旧斑驳着灰暗的角落,文件夹堆在桌面高高叠起,阴影之下一字一句的全神贯注,正是不二的手冢国光。

“Tezuka?”不二远远地唤了一声,严格遵循“工作期间不可以偷偷跑过去吓唬国光”的原则。

手冢这才抬起头,后颈轻微咔蹦一声,金丝框眼镜垫着青黑的眼圈,虽然疲惫怠倦,却在看见不二的瞬间,扬起嘴角。

拉过一旁的椅子,让不二坐在身边,打开保温桶的盖子,鳗鱼拉面的浓香热气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小幸福。

“我可没放芥末哦。”不二打开餐具盒的同时,瞄了眼桌上的文件,“是很棘手的案子吗?”

“有个房地产商仗着一户老人家不识字,骗走了他们的土地,因为有合同契约,确实比较麻烦,但我一定会为他们讨回公道的。”手冢捧着保温桶,目光仍停留在繁多的文件上,坚定的眼神里,不曾有过半点迷茫。

呐,果然最喜欢国光了。

不二:“要加油哦,老公~”

手冢:“嗯。”

嗦了几口面之后。

手冢:“嗯??!”

呐,就是反应迟钝这一点不太好。不二腹诽道,看着手冢陷入惊吓过后的沉默发呆,就在他提醒面要凉了的时候,手冢突然发言:“你要负责。”

不二:“?”

手冢一边认真嗦面一边补充道:“这案子结束之后。”

不二:“???”

 

后来这起棘手的案子不到两天就被完美搞定,事务所好好庆祝了一番,然而当事人早早地刷卡下班,至于去干嘛,咱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反正之后的一整周都没见到不二君来探班就是了。

 

 

【幸村:有本事正面上我别趁我喝醉啊◉‿◉】

成家立业后各有各的生活,难得网球部的正选们齐聚一厅,身为部长的幸村自然是被接连敬酒。不过考虑到幸村的身体,倒也没喝太多,只是精致的面容染上一层微醺的红晕,更加性感迷人就是了。

真田却不敢松懈,一路上小心翼翼地揽着幸村的腰,关上家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忽然咚的一下被幸村按到门板上,尚未适应黑暗的视野里,只有窗外霓虹勉强镀上的轮廓,以及幸村雾蒙蒙的双眸,泛着诱人的光亮。

“弦一郎……”撒娇般的呼唤带着酒后特有的喑哑,幸村固执地攀着真田的肩膀,踮起脚尖,真田甚至可以品尝到淡淡的甘酒气息,纵宛如暗夜梦魇的低语,也依旧是神的旨意:“抱抱我。”

真田将幸村拥入怀中,安抚性地轻拍后背,“幸村,我在。”

“想睡……”幸村埋头在真田的胸膛蹭了蹭,鸢蓝的卷发挠得人心里发痒。真田定了定神,将人公主抱了起来,进到卧室轻轻放在床上,正要扯过被子给幸村盖上,自己倒先被扯衣领了。

“想睡……弦一郎……”

真田还在思考这是一句话还是断句,幸村却明确给出了答案:

“不想睡我吗,老~公~”

 

至于第二天一觉醒来头痛腰酸的幸村有多么的一脸懵圈,以及真爹跪了多久的搓衣板,我们不得而知。

 

 

【迹部:打不死那头狼,算本大爷输◉‿◉】

迹部:“喂忍足!”

忍足:“怎么了小景,脸红红的?”

忍足:“小景是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

忍足:“小景你别这样,我很担心——唔唔唔?!”

迹部一把推开忍足越靠越近的脸:“走开啦本大爷就是不说!”

 

晚♂上

迹部:“哈,哈嗯,给本大爷……松手!嗯!”

忍足:“不如小景先告诉我,今天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呢?”

迹部:“闭、闭嘴啊!嘶!”

忍足:“快点说嘛小景,看你憋得这么辛苦我也很心疼的~”

迹部:“呼,呼呃,老、老公!”

忍足:“……?!”

迹部:“满意了没啊快放开本——唔!”

忍足:狼性大发.jpg

 

 

【宍户: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满足他啊】

凤:“4413,可以请你叫我‘老公’吗?”

宍户:“哈?这么肉麻的称呼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太逊了!”

凤:“嘤嘤嘤我想听嘛4413●^●”

宍户:“那你想吧,反正我是不会喊的。”

凤:“4413——QAQ”

宍户:“啊啊啊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行了吧!别蹭来蹭去的又不是狗,再蹭就起反应了啊!”

凤:“那就到床上继续喊吧。”

宍户:“哈??!”不要一脸纯良的说出奇怪的话啊!

 

据说那天晚上喊了几声老公就做了几次?

 

 

【岳人:……习惯了】

瘫在沙发看电视的时候随口使唤:“老公给我削个水果。”

肚子饿的时候抱着某人撒娇:“老公,我想吃XX餐厅的刺身。”

床♂上的时候:“哈啊~慢、慢点啊老公~”

 

作者:?为什么岳宝喊的那么熟练啊???

不愿透露姓名的蘑菇:多加调♂教就行了。

 

 

【千石:不喊老公就哄不好啊】

千石:“津酱~不生气了好不好,我跟美纪小姐真的只是在谈合作啦!”

亚久津:“去谈啊!我拦着你们了吗!是不是还要我再给你们约个酒店房间?!”

千石:“那真的是个意外,我只是去参加她妹妹的生日派对,结果她记错地址了T^T”

亚久津:“哼!”气到不想说话。

“津酱~阿仁~原谅我吧,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千石搂着亚久津的脖子左撒娇右蹭脸,“要不,今晚随便你怎么罚我,只要你能解气,怎么样呀老公?”话音刚落,就被拽过胳膊压在床上。

亚久津掐了把千石的腰:“怎么罚都行?”末了还舔了舔唇角,仿佛不知餍足的野兽。

千石一咬牙一狠心,点点头:“怎么罚都行!”

 

千石的腰:再见啦麻麻今夜我就要远航QvQ~

 

 82场合走wb


 事后仁王一脸嫌弃:声控按摩棒,不好使。

作者:其实我比较想知道你为什么跟自己的腰过不去……


*用wb应该不会被屏,吧……

 

评论(5)

热度(169)